在九龙坡区白市驿镇白新街,当地居民们只要一说起“老何”这个人,都会皱起眉头。大伙儿说,这位老何本人很可怜,可周边的邻居却也跟着遭罪。

  老何住在白市驿镇白新街100号的这栋居民楼里。在门口喊了几声,里面都没人答应。有邻居手里拿着纸巾,拉开了老何家的房门。

  门一开打,一股浓烈的味道扑?#23884;?#26469;。站在门外可以看到,地面上到处都是各种垃圾。邻居们都站在门口,不敢往里走。记者进屋后看到,不管是地板上,还是柜子上、木床上,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垃圾。越往里走,难闻的味道?#33050;ā?#35760;者找了一圈,邻居们口中的老何,却不见踪影。

  邻居们说,住在这里的老何,年龄其实并不大,应该不到五十岁。早些年还开过?#21482;?#24215;,生意做得有模有样。?#25913;?#21069;,一场家庭变故,让他倍受打击。后来又出了车祸,患过脑溢血。从那之后,老何就变了一个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经常大小便失禁,家里也乱得像垃圾堆。。

  邻居:“窗户一打开就臭得不得了,我楼上都能闻到,我家里窗户没打开过。”

  邻居们说,老何有个儿子,也有个哥哥。但平时,都是当地居委会在帮忙?#23637;?#20182;。在居民们的带领下,记者在白市驿镇上,终于见到了老何本人。他正一个人在街上闲逛。记者上前?#36864;?#32842;了几句,发现他和人交流方面,并不存在障碍。

  当地居委会的刘主任告诉记者,老何目前吃喝拉撒都成问题。每天他们居委会?#23478;?#27966;人给老何?#22836;埂C看?#32769;何把楼道里搞得臭气熏天,也是他们居委会派人去做清洁。

  居委会刘主任:“我们还进去给他喂饭,我都算不怕臭的人,都把我臭得不行,?#19968;?#21333;位以后,我单位同事都在说,你身上好大的味道。”

  刘主任说,从目前来看,最好的方案,是把老何送到养老?#21917;ァ?#19968;方面,老何本人能得到更好的?#23637;耍?#21478;一方面,周边邻居们也不会受到影响。但如果真要把老何送到养老院,需要他的孩子出面,相应费用也需要他的孩子来承担。

  居委会刘主任:“但是他(老何的儿子)不回来签字,你知道把他弄到敬老院,就涉及到(?#20013;?#36153;用),因为老何不属于五保老人,就需要签订合同。”

  邻居们说,老何每个月有几百块的低保金。如果去了养老院,把这房子好好打理一下租出去,也能有几百元的收入。所以,需要孩子来承担的部分,也不算太多。采访中,记者拨通了老何儿子的电话。他向记者解释说,他目前在一家工厂上班,厂里是?#20013;?#21046;,没有周末。因为工作忙,才没能抽出时间回家,和居委会商量如何?#23637;?#29238;亲这事儿。

  老何的儿子:“我肯定要抽时间回来,因为我现在确实有点忙,因为之前请了很多假,(单位上)不满意了,所以我肯定还是要,向单位告知一声(才能回来)。”

  也许老何的儿子是真的工作忙,或者有其他的难处。但我们还是希望,作为孩子能够尽早回家,安顿好父?#20303;?#19968;是让老何能够得到妥善?#23637;耍?#20108;是让邻居们的生活也不受打扰,而且这样的话,做儿子的心里,?#19981;?#26356;加踏实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