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聞消息,一把手銬銬住腳,一臺電腦擺在面前,稍有反抗就是一頓毒打……

  重慶女子任英(化名)就這樣,被丈夫陳國(化名)脅迫,從早上7點到晚上11點,每天對著電腦,以“家庭貧困”或“同意做那事”等方式,在半年時間內詐騙網友31萬余元。

  騙來的錢,被丈夫揮霍一空。

  2017年3月,任英趁丈夫不注意報警,隨后被重慶沙坪壩區警方成功解救。

  檢方指控陳國涉嫌非法拘禁罪和詐騙罪,任英涉嫌詐騙罪,但因任英受陳國脅迫且有自首表現,建議減輕處罰。

  任英的辯護人謝正禮律師認為,任英存在被脅從,自首的情節,依法應減輕或免除處罰,建議依法宣告緩刑或免于處罰。

  近日,該案在沙坪壩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尚未宣判。

  任英表示,因詐騙來的錢全被丈夫轉走并揮霍一空,她很內疚,但目前無力償還受騙者。

  嫁個丈夫成噩夢?

  任英是重慶忠縣人,家在農村。

  2008年,20歲的任英在上海一家網吧當收銀員,遇到了福建籍男子陳國。

  因從小缺少父愛母愛,任英被陳國的關心感動,兩人很快確立戀愛關系。

  她的噩夢也就此開始了。

  同居后不久,陳國像變了個人,經常動手打她,有一次用一根木棒照她頭頂打下來,縫了很多針,傷口至今清晰可見。

  還有一次,陳國甚至提起菜刀威脅她,她的左手小指被削去指尖。

  任英報警,但警方僅批評了陳國。任英無奈選擇逃跑,但陳國報警稱任英偷了她的錢財,任英反成了通緝犯,在坐火車時被抓。

  最后,無依無靠的任英只好回到陳國身邊。

  2011年,兩人有了孩子,領了結婚證,從上海回到重慶生活。

  每天必騙三五千!

  2013年到2015年,因為沒有經濟來源,陳國想到一個“好方法”,讓任英在網上通過博取同情或發裸照(封面新聞注:陳國后來向警方承認,裸照系他PS的)、或以“同意做那事”等方式詐騙錢財。

  任英稍有不從,陳國立即動手毆打。

  因無法忍受,任英多次逃跑,但每次都被陳國尋回。

  2015年,任英再次報警,但由于證據不足,警方未立案。

  歇了一年后,2016年8月,陳國要求任英重操舊業。

  這一次,為了避免任英逃跑或者報案,陳國在網上買了一把手銬,將任英銬在電腦面前“工作”。

  “走一步都要跟著,晚上睡覺,手銬一人銬一只,我沒有任何機會逃跑。”2018年9月28日,任英向封面新聞記者這樣回憶。

  她說,陳國給她下了任務,每天必須騙到三五千,否則就要打她。

  就這樣,任英不得不以各種方式去跟陌生男網友套近乎,還把主要目標定為江浙一帶,“那里的人有錢”。

  被她騙的人,有的抱著同情她的心態,有的則希望與她裸聊或去對方所在地“玩一玩”。

  騙到的錢,少則一兩百,多則幾千上萬,其中一男子前后總共給她轉了6萬多元。

  贓款該誰退還?

  公訴機關認定,從2016年8月到2017年3月,半年時間,任英騙到31萬余元。

  這些錢被陳國用來購買寶馬車、進夜場等揮霍一空。重慶“慢新聞”曾報道,陳國甚至把陌生女子帶回家中,三人同床睡覺,任英敢怒不敢言。

  2017年3月16日,任英趁陳國不注意報警,隨后被沙坪壩區警方解救。

  檢方指控,陳國涉嫌非法拘禁罪和詐騙罪,任英涉嫌詐騙罪但系受脅迫狀態下進行,且有自首表現,應減輕處罰。

  任英的辯護人、重慶禮瀾律師事務所律師謝正禮認為,辯護人對檢方對兩人的定罪不持異議。但任英是在陳國的暴力脅迫下實施詐騙,主觀惡性較輕,且家中有女兒無人撫養,建議宣告緩刑或免予刑事處罰。

  另外,關于退還受害人資金一事,謝正禮認為,任英有退還的義務,但其騙到錢后,立即被陳國轉走揮霍,任英無退還能力,大部分應由陳國一方退還。

  目前,該案在重慶市沙坪壩區人民法院審理,尚未宣判。

  9月28日,任英告訴封面新聞記者,她的事在網上曝光后,獲得了部分受騙者的同情,有人表示不追究她的責任,有人表示不需要她退還。其中兩人還給她寄來了諒解書。

  原標題:“丈夫銬住妻子實施詐騙案”開審 誰退贓款或成爭議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