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周雪蓮 通訊員 羅永久

  近日,江北交巡警石馬河大隊接市民胡先生報警,一輛奧迪車撞了路邊的幾輛車之后,駕駛員棄車逃逸。民警迅速趕赴現場進行調查處理。

  當天,胡先生將自己的渝AF9XXX停放在龍湖源著路邊等候朋友,渝AV02XX奧迪車自體育公園路口駛來,突然撞擊胡先生的車左前部,在慣性作用下又撞上其前方的渝D12XXX,導致胡先生車輛左前輪爆胎,保險杠等部位受損,前面的渝D12XXX后保險杠受損,而肇事車輛右前輪也爆胎,在沖出約100米后也不得不停下,駕駛員拉開車門就跑開。胡先生嚇得不輕,等走到肇事車輛前,哪里還找得到駕駛員的影子?胡先生無奈報警。

  次日,民警經調取卡口照片得知,肇事駕駛員就是渝AV02XX車主本人石某,遂立即通知其到大隊接受調查處理。

  當民警詢問石某發生道路交通事故后應該如何處理時,石某表示,應該立即拍照,撤除現場,但昨天晚上自己心里慌了,啥都忘了,也沒報警。民警現場將相關法律條文讓石某學習,并明確告知其行為屬典型的“交通肇事逃逸”。得知自己可能因肇事逃逸被處罰,石某立馬戲精附體“你們不是到現場了嗎,我人跑了,車還在現場的嘛,怎么算是逃逸呢?”“我為什么要跑?不跑不行啊,我也受傷了,渾身不舒服啊,這可是人命關天啊,我得趕緊去醫院啊!”還隨手掏出早就準備好的診斷證明,結果卻是輕微的軟組織挫傷。民警現場聯系為其診斷的醫生,醫生告知,當事人自稱不小心摔傷,電話聯系自己后到醫院出具了診斷證明,傷情并無大礙,不需治療,且時間大概在當晚10時至11時。 

  面對民警的詢問,石某滿嘴跑火車,總是用各種理由來搪塞,民警再三提醒石某要如實回答民警的問題,石某表示自己就是實話實說。在民警詢問其朋友關于當晚一些相同的問題時,兩人的回答卻是大相徑庭,漏洞百出。

  最終,民警出具事故責任認定書,此事故石某負全部責任。石某因涉嫌肇事逃逸,民警依法出具違法行為處理通知書,告知其15日之內到支隊執法室接受處罰。石某將面臨一次性記12分,罰款1000元的處罰。對于其它兩車的損失,石某協商并分別支付2000元和1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