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奇葩高鐵站”像迷宮,帶迷路乘客出站成生意

  一下車就迷路,帶路要交10元,排隊打車滯留到凌晨……重慶西站“出站難”現象調查

  重慶西站停車場入口處,出租車和接送站的社會車輛排起長隊。(記者柯高陽 攝)

  站前馬路被封,旅客只好翻越護欄圍墻出站;停車場大排長隊,大量旅客打不到車滯留到凌晨;有人做起了迷路旅客的生意,帶路10塊錢一次……

  這是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近日在號稱“西南在建最大客運樞紐系統”的重慶西站看到的一幕。這座高鐵站自年初開通以來就備受詬病,近期又因旅客“出站難”成為焦點,對此記者進行了實地調查。

  “再也不想來這么奇葩的高鐵站了!”

  乘客抱怨,至少要排隊一兩個小時才能打到車。出租車司機說,西站位置太偏遠,進站拉客又堵得慌,“我們平時都不愿意來”

  8月11日下午5時許,記者在重慶西站到達大廳看到,剛下車的數百名旅客在這里聚集。出站口電子屏顯示,15分鐘內有G2889、G1756、K691、K871、K141等多趟列車密集到達。

  “我是一下車就迷了路,從檢票口出來直接懵了。”記者在大廳遇到來自成都的旅客張先生時,他正在尋找去往機場的巴士站點。

  張先生告訴記者,自己是第一次到重慶西站。“看到車站建得很大氣,只是沒想到這么大的高鐵站竟然沒看到無縫換乘來配套,怪不方便的。”

  記者跟隨出站人流,步行300多米來到出租車上客區。下午6時許,記者在“九龍坡方向”上客區看到,等待打車的旅客已排成100多米長的“S”形隊伍,而載客的出租車道上卻空無一車。

  10分鐘內,僅有5輛出租車前來拉走10多名旅客。此時,后方等待候車的旅客隊伍也越來越長。按這樣的速度,隊尾的旅客至少要排隊一兩個小時才能打到車。

  為何出租車這么難等?“主要是西站位置太偏遠,進站拉客又堵得慌,我們平時都不愿意來。”重慶公運公司一位賴姓出租車司機抱怨,運輸管理部門要求出租車只能在停車場內指定的區域上客,但是停車場長年擁堵,進來的車自然就少了。

  記者從出租車候車區步行到停車場入口,看到二三十輛出租車正在和社會車輛一起排隊等待進場。在入口外50米處,四股車道變成了一股車道,排隊車輛在這里形成了數百米長的車龍。

  賴師傅說,排隊時間過長,有的司機嫌不劃算,甚至會選擇放棄拉客。

  在現場指引交通的志愿者銀女士介紹,重慶西站遠離城區,由于地鐵尚未開通,旅客出站一般需要打車或坐公交。傍晚以后是西站長途旅客到達的高峰時段,人多車少,排隊也很難打到出租車,“旅客來問怎么打車,我都建議他們先坐一站路的公交再在外面打車,這是最省時間的方法。”

  重慶西站公交站場位于地下一層,距離出站檢票口數百米。記者在這里看到,公交站目前已開通公交線路、高鐵快線、機場巴士10多趟,但車站張貼的時刻表顯示,大部分晚上九十點鐘收班,晚上11點以后只剩下兩條公交線路,而此時還有10趟以重慶西站為終點站的高鐵列車將陸續到達。

  12日深夜,數百名乘坐末班高鐵的旅客被困在西站,直到凌晨兩點仍有旅客滯留,來自山西的游客趙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出租車久等不來、公交車早就停運、網約車進不了站,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回憶起當晚滯留的場景,趙先生至今感到后怕:“再也不想來這么奇葩的高鐵站了!”

  “要不要帶路?10塊錢帶你找出口”

  西站的設計很怪異,從樓上的出發口到樓下沒有步行通道,開車都要走幾公里,“你看咱們剛才走的是野路,一般人都找不到”

  據建設方介紹,重慶西站是西南地區在建最大的客運樞紐系統,一期工程于今年1月建成投入使用。目前重慶西站每天有160余趟動車組和普速列車途經,發往北京、上海、廣州、西安、成都、貴陽、昆明等地,日均客流量超10萬人次。

  但記者在現場看到,由于在客流高峰時段缺乏相應的疏導,一些不知如何出站的乘客選擇翻越護欄和圍墻,大量旅客迷路甚至催生出“收費帶路出站”等令人難以想象的現象。

  來自陜西的旅客張先生11日傍晚抵達重慶西站,下車后打了三趟網約車,都因找不到司機而取消訂單。

  一位執勤的城管告知,最近站前廣場道路封閉后,網約車難以靠近重慶西站接客,最近的公路出口在1000多米之外的鐵路派出所,只有在那里才能打到網約車。

  根據城管指的方向,記者隨張先生摸黑走上一條沒有路燈的馬路,步行20多分鐘后終于到達最近的路口。晚上9點,張先生終于坐上網約車離開,此時距離他抵達重慶西站已經過去2個小時。

  在同一個路口,記者遇到從貴陽乘坐高鐵來渝的旅客謝先生。他向記者講述了剛剛遭遇的出租車站外宰客經歷。

  “去觀音橋?最少要60塊!”在路口有交警執勤的情況下,一輛出租車司機搖下車窗喊出“一口價”。謝先生表示要求打表后,出租車司機罵罵咧咧了幾句,就拒載離開了。

  記者查詢導航軟件得知,從西站打車到觀音橋的正常打表價格不到40元。

  “要不要帶路?10塊錢帶你找出口。”這是記者11日下午在重慶西站2樓南出口看到的一幕。見有迷路的旅客四處張望,一位中年大媽走上來,聲稱交10元就可以帶路到樓下的公交車站。

  記者和迷路旅客跟隨這位“帶路人”,先跨過隔離帶走上還未投入使用的高架匝道,步行300多米后翻過一堵約1米高的圍墻,再穿過一片草地、走下天橋,終于到達公交車站。

  “西站的設計很怪異,從樓上的出發口到樓下是沒有步行通道的,開車都要走幾公里,你看咱們剛才走的是野路,一般人都找不到。”記者與“帶路人”攀談,她告訴記者,自己是周邊的居民,和她一樣收費指路的“同行”還有十多個:“西站是個大迷宮,迷路的旅客很多,一天下來能掙個一兩百元。”

  記者隨后將收費帶路現象向站前廣場上一位王姓城管反映。“收費帶路是違規的,一旦發現我們肯定會查。”這位城管工作人員表示,目前重慶西站一期雖已通車,但一些基礎設施還需完善,現在出站口封路確實給旅客出行帶來不便。

  高鐵站“高大上”,出站咋這么難?

  “原本我們設計的是公交承擔60%的出站客流量,但實際上只承擔了20%,有一半左右的旅客傾向于使用網約車出行,這是我們規劃設計時沒想到的”

  大量市民和旅客反映,西站自開通以來就存在“出站難”的問題,讓旅客“走冤枉路、排冤枉隊、花冤枉錢”。大家質疑:“看起來這么‘高大上’的高鐵站,用起來為啥這么不方便?”

  重慶西站所屬的成都鐵路局宣傳部副部長李銳在回復記者采訪時說,重慶西站修建的時候是根據客流量科學合理設計的,引導標識也是根據鐵路管理規章制度,充分考慮出站客流的需要合理設置的。

  一位劉姓鐵路工作人員表示,車站檢票口以外的區域都歸地方政府管理,“跟我們鐵路部門沒關系。”

  記者了解到,重慶西站周邊地區由車站所在的重慶市沙坪壩區政府派出機構——重慶西站管委會負責管理。

  管委會主任周德華告訴記者,由于重慶西站采取“邊運營,邊建設”的模式,目前只開通了一期工程,相關的配套交通還不完善,難以滿足旅客出行需求,這是目前出行不便的主要原因。

  “原本我們設計的是公交承擔60%的出站客流量,但實際上只承擔了20%,有一半左右的旅客傾向于使用網約車出行,這是我們規劃設計時沒想到的,現有的900多個停車位就很難滿足需求。”周德華說,管委會目前正在采取新建地面停車場、增加出入通道、增設人行便道等方式,緩解出行擁堵和出站不便。

  西站樞紐和周邊市政配套工程的建設方、重慶西站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岳炳南介紹,重慶西站原本規劃有兩條地鐵線路,但是沒能和高鐵站一起完工,最近西站綜合交通樞紐二期工程及軌道環線、五號線建設開工,封閉了站前部分路段,出站交通條件隨之惡化。

  “全部工程最早要到2020年才能完工,屆時地鐵將承擔40%以上的出站客流。”岳炳南表示,在此之前重慶西站“出站難”的現象還將持續,盼望市民和旅客理解支持。

  “高鐵站是現代高鐵網絡與市內公共交通相交的節點,節點一旦發生‘腸梗阻’,旅客出行體驗不佳,預期社會效應也會隨之降低,影響城市美譽度和政府公信力。”西南政法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和靜鈞副教授分析,近年來各地新修的高鐵站大部分距離城市中心較遠,與之配套的公共交通就顯得格外重要,必須前瞻規劃、科學管理。“眼下成千上萬旅客出行不便的情形還在繼續發生,值得有關部門深思和檢討。”(記者柯高陽、趙小帥、于宏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