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娟接到辭退通知不久,公司人事負責人強制關停她的工作電腦小娟接到辭退通知不久,公司人事負責人強制關停她的工作電腦

  都市熱報消息,公司想要縮減人員成本,兩個崗位的工作合并成一個人來做,原本也干得好好的,卻突然通知交接工作,并要求寫辭職信走人,如果不主動寫辭職信就不安排工作。近日,讀者賀小娟(下面簡稱小娟)就遇到這樣的糟心事。

  毫無征兆被人事約談離職

  昨天,記者聯系上小娟,今年26歲,提起自己的遭遇,小娟就止不住地哽咽。

  去年9月10日,小娟通過招聘入職到重慶華勁實業有限公司,從事平面設計工作,每月工資3750元。今年3月,公司縮減人員,原本兩個人的平面設計崗位,縮減到她一個人來做。

  一個人干著兩個人的工作,小娟并沒任何怨言,直到8月20日,事情出現了轉折。“下午下班后,人事部的鄧經理找我談話,意思叫我寫辭職信,由我主動提出離職。”小娟很納悶,明明自己工作干得好好的,也沒違反公司任何規定,為什么要被離職。

  突如其來的約談,讓小娟不知所措,她并未答應人事經理的要求,而是提出繼續上班。

  辦公電腦被強制關停

  8月21日,小娟照常到公司上班,人事經理再次要求她寫辭職信,并移交手里的工作。8月22日下午下班,小娟在手機釘釘上打卡下班時,發現已經被公司“除名”,公司的幾個內部交流群也紛紛將小娟踢出。

  不僅如此,從小娟手機拍攝的視頻看,公司人事負責人還強制關停小娟的工作電腦,并告知趕緊收走辦公桌上的私人物品,騰出工位。雙方交涉中,小娟提出,若公司要辭退她的話則需要支付她1個月的工資作為補償。而人事部負責人表示,工資最多截止8月底。

  隨后,小娟又提出,不讓她上班也可以,但公司要開具辭退說明書,卻遭到公司拒絕。小娟覺得自己要求并不過分,但公司卻告訴她:“明天不用過來上班了,沒你的位置了。”

  “被辭職”在華勁有先例

  公司的種種行為令小娟十分失望,“我在公司呆了也快一年了,對這份工作還是有感情的,現在卻落到這個下場。”這次小娟不打算妥協了。

  她依然每天早上8點半到公司上班,下午5點半下班,“公司辭退我可以,但不能無理由把我開除,賠償我一個月工資,另外有3個月的社保,公司需繳納補齊。”小娟說道。

  據了解,類似“被辭職”的事情,在重慶華勁實業有限公司不止發生了小娟一例。今年36歲的宋先生是公司的一名銷售員,遭遇和小娟類似情況。8月17日,被公司人事負責人約談,并要求他主動離職,同樣有3000多塊錢工資被公司拖欠。

  公司回應

  內部常規調整,補償沒談攏

  昨天,記者聯系到重慶華勁實業有限公司人事總監黃建偉,對方表示,公司內部常規調整,有的崗位不需要那么多人了。而對于小娟“被離職”,黃總監表示這是公司的決定,公司和小娟談過補償事宜,但沒談攏,小娟可走法律程序,申請勞動仲裁。

  律師說法

  搜集證據申請勞動仲裁

  重慶智盛律師事務所律師胡明強認為,在合同期間內,公司無理辭退員工,則需要按工作年限給予相應的月份工資補償,通常上班一年則需要補償一個月。

  胡律師建議,首先搜集能證明員工與用人單位確立勞動關系的證據材料,隨后再向勞動局投訴或者申請勞動仲裁,如果公司采取暴力方式威脅員工可以報警。

  “被離職”公司用過這些損招

  損招1:調崗

  讀者柳先生:去年3月在人和一家汽配公司上班,擔任銷售經理,可公司業務每況愈下,但又不想明目張膽開除我,就把我調崗了,“從銷售調到了策劃活動部門,當了個小組長,整天沒事干,薪水比以前降了一大半,最后不得不離職。”

  損招2:被孤立

  讀者楊莉:今年4月,在兩路口一家日用品公司做招商,“公司領導找我談話,要辭退我,也不指派新的任務給我,把部門的人都調走了,剩下我一個光桿司令,工作太傷心,最后還是辭職走了。”

  損招3:當眾找茬

  讀者秦先生:先前在一家建材公司做墻布推廣,因為跟市場經理發生過爭執,對方一直想開除我,“部門開大會,他就當眾數落我,雞蛋里挑骨頭說我業務能力不行,不稱職,甚至辱罵我,最后被迫離職。”

  都市熱報記者 郎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