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3日,法槌落定,重慶市巴南區委網信辦原主任王斌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3年,處罰金20萬元。王斌當庭認罪、悔罪,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他曾經的同事,旁聽庭審時看到被告席上落寞頹廢、痛哭流涕的王斌,對比他的違紀違法事實,許多認識他的人才發現,曾經的“英俊硬朗、仁義正派”的形象,不過是其挖空心思包裝的“畫皮”。

  空有一技之長,卻深受其害

  王斌曾在教師崗位上干了13年。期間,趕上了中國互聯網快速發展的浪潮,他自購書籍,在軟件編程方面自學成才。隨后,王斌開始“接私活”,為一些社會機構代寫程序、培訓操作人員、設計系統應用方案,在業內小有名氣。

  毫無疑問,這一技之長成為王斌事業上的“加分項”,2006年,他走上了領導崗位,先后擔任區地震局副局長、信訪辦副主任、金融發展中心副主任、新興產業發展中心主任、重慶職業技術教育城建設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等職務。2016年,巴南區委網信辦成立,王斌成為當時該單位主要領導的不二人選。

  王斌在懺悔時說,網絡雖然拓展他的視野,卻扭曲了他的信念,荼毒了他的信仰。身為黨員領導干部的王斌,在組織安排的重要崗位上,仍然把“替人辦事、拿人錢財”那一套帶到工作中來,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利,自己收受好處。從收受“土特產”到接受商人吃請,再到收受禮品禮金,請他人代持私企股份,私分公款,甚至在與區紀委僅一層樓之隔的辦公室明目張膽地收受賄賂。

  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王斌在自己辦公室接待了重慶聯和縱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東吳某。寒暄一番后,吳某將一個信封放在王斌辦公桌上,順手用桌面上的文件掩蓋住,一只手在上面敲了兩下,笑著對王斌說“感謝您的關照”。吳某走后,王斌迫不及待地拆開信封,里面裝著100張百元面值的現金。

  平日里,王斌喜歡與商人老板稱兄道弟。不曾想,拉其“下馬”的,正是他的“鐵哥們兒”。

  2017年7月,重慶市高等職業技術教育城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被重慶市紀委監委調查。彼時,王斌仍堅信“好兄弟”不會“出賣”自己。豈料,李某很快就將其向王斌行賄12萬元的事和盤托出。之后,巴南區紀委監委對王斌進行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就這樣,王斌從巴南區“互聯網第一人”成為“留置第一人”。

  經查,2010年至2017年,王斌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折合人民幣28萬余元。2018年4月28日,王斌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擅用職權、搞“小圈子”,嚴重影響政治生態

  王斌的違紀違法問題,最主要的就是濫用其招商、推薦、協調等權力。這種權力雖不能直接決定事項,但往往起著關鍵作用。“我的技術把關是第一道關口,只有我決定引薦之后,云計算、大數據等新興產業招商項目才能進入入駐談判階段。”王斌說。正因為擁有了把第一道關口優勢,再加上網信辦主任這個“一把手”的職權,王斌大搞一言堂,在單位采購、選人用人等事項上,往往是在尚未提交相關會議研究之前,就已經提前定調。

  2016年下半年,王斌利用職務便利,個人就決定采購重慶西原樓宇自動化工程有限公司的大屏音響設備,而沒有經過任何比選、招標程序。事后,王斌的“老朋友”——該公司的方某送給王斌5000元以示“感謝”。

  2017年上半年,王斌接受前同事請托,欲將一鎮街干部李某調入網信辦,因不符合規定受到阻力。但在王斌的“精心”操作下,李某于當年9月順利調入網信辦。此后,面對李某之妻送來的3萬元現金,他會心笑納。

  2017年底,重慶農禾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李某送給王斌1萬元現金,感謝他幫其免除因提前解除合同而應付的違約金40余萬元,并幫其爭取到5萬元專項扶持資金。

  王斌還熱衷“圈子”文化、“碼頭”文化,經常聚集一些干部、商人老板吃喝玩樂,并通過這些活動形成了以其為中心的“小圈子”。一些干部為了得到王斌的青睞,主動向其示好,以加入“小圈子”“拜碼頭”為榮,一度使該單位形成了不良風氣,對政治生態造成惡劣影響。

  熱衷迷信活動,沉迷低級趣味

  王斌身為共產黨員,本該堅定理想信念,做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者,注重道德操守,嚴格要求自己,卻倒行逆施,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大搞封建迷信活動,沉迷于低級趣味,渾渾噩噩度日。

  2016年10月,見到自己的“老領導”巴南區委原副書記楊某“意外”調離巴南,王斌惶恐不安。聽商人馮某說四川閬中有一道士很靈驗,便相約于一個周末驅車往返620余公里拜訪道士、跨省“算命”,一應花銷由馮某承擔。

  卜算時,道士告訴王斌,“你會走20年大運,以后的生活會越來越好”,還建議他“佩戴佛像,以有利于今后的發展”。馮某借此做了“順水人情”,將自己早已準備好的一個玉質佛像掛件送給王斌。王斌象征性地給了馮某50元錢,就把該價值不菲的佛像掛件“請”回家中,以保“平安”。

  面對工作和生活上的不愉快,王斌不能正確積極面對,而是一味消極悲觀,放縱自己,得過且過。在其離婚后的兩年多時間里,王斌以自己“生活不幸福”“缺少關愛”等為借口,先后與4名女性交往,甚至同時與2名女性戀愛、同居。情緒失落時,靠酒精麻醉自己。與前來巴結自己的商人、老板稱兄道弟,活在他人虛假的恭維和贊美言辭里,以滿足物質欲望來填補內心的空虛。

  審查期間,辦案人員帶領王斌一遍又一遍重溫入黨誓詞、重學黨規黨紀。每每回憶起入黨時許下的錚錚誓言,王斌泣不成聲。而今,等待他的將是牢獄生活。(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代江兵 || 重慶市巴南區紀委監委 高師菊 李娟)